会员名 密码 注册
站内搜索

为龙素养

为龙网 >> 为龙素养 >> 文化素养 >> >> 史学品读 >> 历史渊源

被误读的严复

发布者:林永青 日期:2013年04月15日 09:52 来源: 家国网 【字号 :

严复不只是书斋里的思想家,而是有着大无畏勇气的思想家。清代一直大兴“文字狱”,严复却第一个公开将包括清朝皇帝在内的历代君王斥为“窃国大盗”:“秦以来之为君,正所谓大盗窃国者耳。

  严复的译作多是“又译又作”,后辈学人鲁迅钦佩严几道“做”了一部《天演论》,是19世纪末的“敏感的思想家”;再年轻一些的“海归派”,如傅斯年等人,干脆批评严复的译作没有达到严氏自己倡导的“信、达、雅”标准,批评严复在译作中渗杂了太多自己的思想,既不“信”也不“达”:“严几道只对自己负责,不对读者负责。”——不做翻译匠人的严复,不囿于“我注六经”,而是脚踏中西,以“六经注我”。

  严复不只是书斋里的思想家,而是有着大无畏勇气的思想家。清代一直大兴“文字狱”,严复却第一个公开将包括清朝皇帝在内的历代君王斥为“窃国大盗”:“秦以来之为君,正所谓大盗窃国者耳。国谁窃?转相窃之于民而已”—《原强》。后来谭嗣同也痛骂:“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李大钊也痛斥:“大盗窃国,予知自雄”—《李大钊文集》,都看到了严复的影响。清廷重臣张之洞看到《时务报》上的严复文章《辟韩》(韩愈批判)后,大为恼火,亲手撰文反驳,甚至欲行加害。

  甲午战败后,批判中国之败的成因,严复第一个提出“废除科举”,教育兴国。呼吁废除这种毁灭人才、毁灭创造力的传统士人的进身之路、和社会政治制度:“中国之衰,固有千因万缘,均可归狱于君主”。

  行动家严复。严复并不是职业学者,而是职业军人、或者说职业的军事教育家,后来又成为了教育家。严复参与建设、或创建了中国近代海军——先南洋水师,后北洋水师;严复还参与了复旦公学和北京大学的早期建设,并担任了复旦公学的校长、和北京大学第一任校长!盛名之下,不少人以讹传讹,认为严复与曾任日本首相的伊藤博文是英国皇家海军学院的同学,还都扼腕叹息地天真希望:如果严复当年在官场的仕途顺利,一定会给中国作出更大贡献。

  1905~1906年,当清廷开始准备“仿行立宪”时,严复积极推动。他所编译的《法意》、《宪法大义》、《政治讲义》等著作,成为当时最著名的立宪派理论导师。严复还“被”清政府以“硕学通儒”资格“钦选”为资政院议员、并委任了宪政编查馆二等咨议官等七八个官衔——都是些粉饰性的“虚职”。

  严复的启蒙之功,世人皆颂,举国敬重,煌煌者包括梁启超、蔡元培、胡适、鲁迅,都尊严复为自己的导师。而后人对于严复的诟病,最多集中在他半推半就成了支持袁世凯称帝的“筹安会六君子”之一。今天的历史学家朱维铮为严复开脱:“袁世凯是一个凶残之人,严复不得不顺从”;我更愿意说,严复在政治观念上,宁愿以立宪代替革命,反对社会暴力,严复甚至预见了袁世凯身后的军阀割据。袁世凯称帝一事,在当时“革命”风起云涌的大环境下,严复是乐见其成的。当然,严复的底线始终是“宪政下的君主制度”。

  爱国者严复。爱国者,不是今天那些媒体上的“五毛党”、或“爱国贼”;也不是那些一经煽动、就兴奋地上街砸日本车的暴徒。严复在他的几部社会学“译作”中,时时不忘强调:当社会和个人的利益发生冲突时,“须知己轻群重”。

  改变严复命运的第一个人,应首推创办了福州船政学堂的沈葆桢(1820~1879),沈是林则徐的外甥和女婿、清廷的海防船政大臣。福州船政的设立,开始就是左宗棠等人办理“洋务”的救亡举措,福州船政局和船政学堂也成就了中国近代最早的造船业、制度工业、飞机制造、翻译事业、留学事业、海军军校、高等教育等几十项中国之最。在中国处于衰败、危险的大背景之下,严复一入船政学堂所接受的影响和目标,就是“救亡图存”。

  而受严复影响至深的第一人,就是首任驻英公使郭嵩焘。中国从一个只需“教化万邦蛮夷的天朝上国”,变为与世界各国“对等”外交的国家,郭嵩焘(1818~1891)能体会这其间的深切改变!郭比严大36岁,两人却成了忘年交!经常在一起探究“中国富强之路”,“论析中西学术异同,穷日夕勿休”。郭嵩焘自认为与严复这位年轻同胞的思想相一致,是其出使英国的“最大获益”,他后来的认识远超出李鸿章等同朝政治家们的追求“坚船利炮”的“自强公式”,认为“富强”中包含着“政治制度、法律制度、社会秩序、价值观念、和思想意识等诸多内容”。这位公使过早地大胆阐明了这些观点,使自己后来的“仕途”受到绝对不利的影响。注3

  从早年参与海军学习、到留学英国、再到回国参与创办海军军校、再到思想启蒙,严复是一个真正对这个民族、这个国家,从经历上和思想上都有着痛彻悲悯的人。严复对于国人的态度,就如后人鲁迅所说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严复悲愤批判:“中国亲亲,而西人尚贤;中国尊主,而西人隆民”,无论国民还是政府,都“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上一篇:王守仁的个性与明代士风
下一篇:从龙袍的式样看清代服制

分享到:
中国梦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请文明上网 须理性发言... 您可以输入300

共有138参与 评论90条(查看)

金正昆《礼仪交往行为美》图书推荐
《演讲与口才》课程全书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咨询反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址:国务院国资委商业机关事务管理局3号楼334(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56290821    传真:010-66095472
京ICP备110435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