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名 密码 注册
站内搜索

为龙素养

为龙网 >> 为龙素养 >> 文化素养 >> >> 史学品读 >> 历史渊源

重阳登高 承继千年的生活态度

发布者:传文 日期:2012年10月23日 09:35 来源: 家国网 【字号 :

重阳登高的风俗古已有之,源源流长。现在一般认为它始于汉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登高避祸、饮酒祈福就已经是重阳节固定的习俗。三国和晋代,登高成了极为普及的群众性的活动,并把日期专定在九月九,可以说当时的重阳就是一次盛大的民间登山运动会。重阳之所以称之为“节”,史料记载始于唐代大臣李泌奏请皇上,被恩准正式确立重阳节,然后官方发布告示:重阳节为“三令节”之一。从此,重阳节为全国汉族民俗大节。

重阳登高的风俗古已有之,源源流长。现在一般认为它始于汉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登高避祸、饮酒祈福就已经是重阳节固定的习俗。三国和晋代,登高成了极为普及的群众性的活动,并把日期专定在九月九,可以说当时的重阳就是一次盛大的民间登山运动会。重阳之所以称之为“节”,史料记载始于唐代大臣李泌奏请皇上,被恩准正式确立重阳节,然后官方发布告示:重阳节为“三令节”之一。从此,重阳节为全国汉族民俗大节。

登高之历史习俗

民间传说登高的原意,在于躲避灾难。农历九月,已步入初寒,人们不仅在萧瑟秋风中感受到季节的冷暖变化,而且在夏冬时气的升降中,稍不适应,则会感染风寒。这样,重阳时节在古代被视为危险的时期。在神秘的阴阳观念居支配的年月里,九九重阳,意味着阳数的极盛,凡事盛极必衰。因此,九九重阳之日,有如五月五日一样是令人生畏之灾日。古人为了避开这一不吉之日,就采用了一种超乎寻常的行为,以外出登高野游的方式,脱离有可能发生灾祸的日常时空。在古人那原始的信仰里,认为由室内到室外的空间移动,即能化解生存的危机,这种登高避祸的方式,在古代节俗中常常出现,有如正月十五登高等。登高习俗可能最初起源于居住平川的人家,凸显于平地的高山,在原始居民观念中属于神奇之地,登临高处,意味着接近了天神,因此也就易于获得福佑;这种登高习俗,后来随着人口的流动而传播到全国。而依据《齐人月令》中对重阳所述的“登高远眺,为时宴之游赏,以畅秋志”,重阳登高也是源于一种开胸抒志的心态。

总而言之,古人之所以选重九登高,大致有三方面的因素。一是九为数之极,物极必反,数极亦必衰,故须登高以压之;二是秋日西风吹烈,秋浊气燥,人易感秋瘟风热,故离低湿不畅之气,登上高山则秋气爽人;三是凭高眺望,清心破闷,可舒心志。

虽然流行于全国各地的重阳习俗稍有不同,但登高几乎是其中最为普及的一项。

汉代刘歆《西京杂记》记载:“三月上巳,九月重阳,使女游戏,就此祓禊登高。”三国曹丕《九日与钟繇书》中记载:“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享宴高会。”登高与佩茱萸、插菊花、饮菊酒相结合,而成重阳之节俗。

《晋书·孟嘉传》载:“(孟嘉)后为征西(将军)桓温参军,温甚重之。九月九日,温宴龙山,僚佐毕集,时佐吏并着戎服。有风至,吹嘉帽堕落,嘉不之觉。温使左右勿言,欲观其举止。嘉良久如厕,温令取还之,命孙盛作文嘲嘉,着嘉坐处。嘉还见,即答之,其文甚美,四座嗟叹”。讲的是东晋时,陶渊明的外祖父孟嘉于重阳日与上司、同事登上荆州龙山舒怀远眺,秋风落帽而不觉,至今龙山“落帽台”遗迹尚存。

正是这个典故,引发了后来李白、辛弃疾等人登高时的诗兴。李白《九日龙山饮》诗:“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辛弃疾《念奴娇·重九席上》词:“谁与老兵共一笑,落帽参军华发。”等都用到了此典。孟浩然《卢明府九日观山宴》诗:“共美重阳节,俱怀落帽欢。”钱起《九日闲居寄登高数子》:“今朝落帽客,几处管弦留。”权德舆《腊日龙沙会绝句》:“宁知腊日龙沙会,却胜重阳落帽时。”赵嘏《重阳》诗:“不知此日龙山会,谁是风流落帽人?”秋日登高,风吹落帽而不觉,可谓风流潇洒,游兴酣至。惟温州秋晴气暖,多不戴帽,恐无帽可吹落也。

古人登高,除了讲究意境外,也极为注重其生活趣味性,所以野宴与饮酒也常常与登高相随,《荆楚岁时记译注》就记载“九月九日四民并籍野宴”,描述重阳登高野宴的情景。东晋大诗人谢灵运为了登高,还专门制了一种登山木屐,人称“谢公屐”,李白有“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的诗句。在《浙江新志》风俗篇上卷“九日家均吃九层糕,糕之制法以早米用水磨和黄柏米水煮之炊成九层,曰九层糕”也有应登高之意。若要细细追究,登高在民间恐怕还有生产上的原因,重阳时节秋收基本完毕,据《淮南子·时则》载:“季秋之月……乃命冢宰,家事备收,举五谷之要,藏地籍之收于神仓。”可见这时是山里野果成熟季节,是农民们山上采集的好时机,在民间可称作为“小秋收”。唐代自不必多说,很多诗歌文献都反映出重阳登高的兴盛,充满了浓郁的诗情画意。到了清代登高的去处很多,更增添了无穷乐趣,据《燕京岁时记》卷三的(重阳)记录“九月九日,则都人士提壶携磕,出郭登高……赋诗饮酒,烤肉分糕,洵一时之快事也。”不难看出,正是登高这一习俗的传承,使饮酒食糕融入其中,增添了快乐祥和的氛围,使人与自然在契合中感受节日文化,品味人生。

登高不一定是登山。古人留下的亭台楼阁,总是文化历史高度的意象,管它是不是处于居高要害处,上去就是登高,闭眼沉思也好,举目观望也罢,同样进入的是登临送目的境界,思绪自然信马由缰。这些去处,往往点缀名人名文,则相得益彰。如王之涣之于鹳雀楼,崔灏之于黄鹤楼,范仲淹之于岳阳楼,陈子昂之于幽州台,李太白之于凤凰台,高青丘之于雨花台,欧阳修之于醉翁亭,苏东坡之于快哉亭,辛弃疾之于赏心亭。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登高之文人诗歌

登高游览虽然不仅仅局限于是文人喜爱的事情,但其自身深厚的文化内涵的确大大丰富了登高文学创作的内蕴并极大激发了文人创作的灵感。使得历代的登高之作能在同一主题下变幻出绚烂多姿的不同风采。

九月重阳,秋高气爽,登高极目,无限风光。多少文人墨客,留下描绘重阳登高之诗句,最为脍炙人口的数李白的“九日天气晴,登高无秋云。”,岑参的“强欲登高处,无人送酒来。”,邵大震的“九月九日望遥空,秋水秋天生夕风”等等。

当然,同样是登高,每个人的心境和胸怀未必一样。同在山巅,也许我看到的只是无边风景,造化神秀,而你更看到了兴衰更替,天下苍生。是用眼看还是用心看,决定了登高的气度,舒展了登高的抱负。即使古往今来的诸多文人墨客,面对不同的情境,其表达的境界与抒发的意志也是不同的。

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在圣人的眼里,登上东山,觉得鲁国就变小了;登上泰山,觉得天下就变小了。登高为我们提供了更高的视点,也让我们因此可能拥有了更广的视野。王勃站在滕王阁上,看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在朦胧的夕阳下,水鸟在悠闲的飞翔,秋天的水面和天空一样清肃。杜甫从岳阳楼上眺望,眼前“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吴楚两地被洞庭湖一水分割,天地仿佛悬浮在湖面上。

当我们站在高处,会产生一种庄严和敬畏,生命的执着和坚韧,会渐渐潜入时光的悠长,会慢慢融入空间的寥廓。“海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大海的尽头是岸吗?其实我们是看不到海岸的,因为更高远的是天空。再高的山峰,站在山巅,山峰也会因为你的登临而更加雄伟、豪迈。“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旷野浩阔,星星像从天幕上垂落下来,月光洒落江面,像随着波涛滚滚前行。只有站在高处,才能看清天水相亲,天地相连。

文人登高望远所抒之情绚烂多姿,但更多的是抒发内心的孤独和人生道路的辛酸。这类表达悲伤色彩的诗歌莫过于几个方面。或悲秋、伤春,如杜甫的 《登高》:“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王安石的 《桂枝香》:“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凭秋说愁,更添几分悲壮苍凉;或发“思古之幽情”,如前面提到的王安石的《桂枝香》,登高望远,隐喻寄兴,实为“绝唱”,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怀古实为伤今,咏史实为咏怀;或怀人、怀乡之作,如王维“相送临高台,川原杳何极,日暮飞鸟还,行人去不息”的咏叹,孟浩然于“岘山南郭外,送别每登临”感慨“蹉跎游子意,眷恋故人心”;或抒发家国身世之慨,如杜甫的将饱含忧国情绪的登高情怀与自身坎坷遭遇糅合在一起较成功的首推杜甫。如他的《秋兴八首》、《登岳阳楼》、《登高》等。当时杜甫漂泊在湘江一带,登上岳阳楼,家国之叹,身世之感,忧时之情全部涌上心头。登高望远,忧从中来,想起他的“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怎能不让人潸然泪下呢?

登高之今日重阳

和端午、春秋、清明等重要节日一样,重阳节的节日氛围也越来越淡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太知道重阳节的内涵,只知道是个节日,即使明白也很少有人真正花时间去“过”这个节。相比于喝菊花酒、戴茱萸、吃重阳糕等习俗,重阳登高算得上是认知度较广的一项。一来多亏于流传于世的许多诗词对于登高的描述,二来登高似乎也适宜了现代人的游玩、养生方式。

认知度与适宜度是一回事,但有没有意愿去做、有没有时间去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最主要的原因除了上面提到的很多人都不重视重阳节外,还有节奏紧凑的现代生活会让人没有时间去登高,即使有,恐怕也是呆在家里休息,或者逛街购物可能更能让人心动吧!当然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重阳节不是法定休假日。所以很多人都在忙着工作,根本无暇过节。其实相比于十一国庆热冷过度的不定气候,重阳似乎更是秋高气爽、适合出游的好时机,所以小编也希望有一天重阳也能成为法定假日,给民众一个登高的空间和理由。

毋庸置疑,重阳是古人极为重视的节日之一,虽然在今天早已没有以前那么重要的地位,但很多地方依然保留着登高的传统。而且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呼吁重视重阳,民间组织登山的活动也常见报道。

以深圳为例,深圳的古人在重阳多会选择去游梧桐山、羊台山、福永凤凰岩等名胜,按照古代的传统,文人们也会题诗两首的。在清康熙《新安县志·艺文》的载文中就存在知县郑文炳大人的七律诗《秋日游凤凰岩》,描绘的就是知县大人游凤凰岩的情景。(深圳古代曾名为新安县)。

今天的深圳依然有许多人在重阳节登高爬山,每年市、区、镇都分别在梧桐山、羊台山举办“登山节”。特别是宝安区石岩镇已举办过近10届“羊台山登山节”,成为一个品牌。重阳节那天,石岩镇及市、区、周边村镇2万多人,云集羊台山脚,比赛攀登580多米高的岖崎山峰。连续多届成功举办了“羊台山国际攀岩大赛”,国内外近千攀岩高手汇集于此,一比高低,场面火爆。

深圳市有关部门还在罗湖区内举办“梧桐山登山节”,10万群众踊跃登山。青壮年登山,一般群众呢?也在社区附近爬莲花山、笔架山、小南山、塘朗山、马峦山、凤凰山等小山。而老年朋友也不甘示弱,每年重阳节30多万人一起“夕阳红漫步走”,健步行走十二三公里,虽说不是传统的登高形式,不过能起到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效果,也算含有重阳的寓意了,毕竟重阳节也是传统的“老人节”嘛!重阳节登高,已成为深圳人健身、亲近大自然的一种时尚。

其实细细品来,你会发现,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个讲究意境、浪漫、生活趣味、身体素质和礼义文化的国家,和今天我们自己印象中的国度是不一样的。今天的我们,有多少人每天都在忙碌的、焦虑的生活,放弃亲近自然,放弃在高处开阔心胸、审视自己,放弃与家人一同出游、与朋友在举杯畅谈……我们丢掉的不仅仅是个普通的节日,还有那承继千年的生活态度。

 

 

上一篇:重阳节折射“崇九”心理
下一篇:天坛建筑中蕴含的崇“九”文化

分享到:
中国梦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请文明上网 须理性发言... 您可以输入300

共有138参与 评论90条(查看)

金正昆《礼仪交往行为美》图书推荐
《演讲与口才》课程全书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咨询反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址:国务院国资委商业机关事务管理局3号楼334(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56290821    传真:010-66095472
京ICP备11043553号-1